中国诗词大会 > 诗评, 首届现代诗词大赛 > 郑万才:我最喜欢的十首参赛诗
201905月30

郑万才:我最喜欢的十首参赛诗

我最喜欢的十首参赛诗

郑万才

因有幸忝列现代诗词大赛初评评委之列,故第一时间读了所有2600多首参赛作品。从这些作品中不难看出当代诗词的兴旺并非仅仅是表面的兴旺,而是有了质的提高。这一点是肯定的。笔者曾和诗友聚会时,一些比较有名的诗词家及诗论家,和笔者都持同样的看法,那就是当代诗词,已经赶超明清时代水平。

纵观时下诗词,数量上达到了历史高峰,质量上,也不容小觑。是可喜的。而助推诗词井喷似的发展,是离不开网络的。可以说,网络的出现,交流的方便,以及资料获取的方便,是历朝历代都难以企及的。甚至,古人想都不敢想的。而到了今天,我们只要手指一动,需要的资料就可以查到。

随着诗词爱好者的增加,诗词越来越年轻化,诗词家的水平也在不断提高。如果说诗词在唐诗、宋词、元曲后有第四座高峰,我相信,就是现代诗词。或者,就在不久的将来,诗词会出现第四座高峰。

此次参加现代诗词大赛的评审工作,虽然辛苦,但能读到无数多的佳作,的确让人欣喜不已。可见,时下缺的不是好诗,而是发现好诗的人。这次比赛,因为是通过网络平台参与,参加也只是一部分人。但从中也可以看见当代诗词的一个缩影。

笔者经过几轮的筛选,选出了300首作品进入打分环节,因个人喜好,以及一时疏忽,发现有一两首作品有出律、孤平等现象,考虑到这一两个作品不会影响比赛结果,故没有再去换。不过,遗珠失玉我想是存在的。

这次作品中,我最喜欢的,莫过于以下十首作品。当然,在此必须说明一下,我最喜欢的诗,不见得就是我认为最好的诗。因为诗的好坏,与喜不喜欢是两回事情。判断一首诗的好坏,需要中和考虑很多因素。而喜欢,是个人的偏好,不需要考虑那么多因素。当然,我不喜欢的,并非不是佳作,我喜欢的,不见得就全是佳作。这个就象找对象一样,关键是要能对得上眼。对不上眼的,又谈得上什么喜欢呢。哪怕是一个漂亮的美女,对不上眼的,自然就无缘。当然,我不会因为不喜欢,就否定范冰冰不是美女。

下面,就分别请出我心中的这十个“美女”来,看看我为什么喜欢她们。

第一个要出场的,是编号为xdsc_05065,题目为《麦秋》的作品:“一夜南风麦尽黄,机收机种且匆忙。老农犹记昔时苦,树下闲来说打场。”这是一首与时俱进,有时代感的好诗。首句的“一夜”、“尽黄”,可见一个“快”字;承句的“机收机种”更体现出了现代农业的高效率。效率高了,却让人怀念曾经的刀耕火种。尤其是曾经有过经历的农民,他们随着时代的进步,成了另类的“下岗农民”。因此,才有了结句的“说打场”。此诗的关键,一是“机收机种”,一是“说打场”。这是一首难得的好诗,尤其转结更是意味深长,颇耐咀嚼。因此,我喜欢她。

第二个要出场的,是编号为xdsc_03220,题目为《石榴花》的作品:“雨露调和颜色新,蜂追蝶戏闹纷纭。裙边多少风流事,却笑桃花有艳闻。”出新是其妙处。蜂追蝶戏,本就让人不齿,裙边无数风流韵事,“却笑桃花有艳闻”。笑桃花而过桃花。物如此,观事态,莫不是如此吗?就是小姐,也同样嘲笑别人。这就是江湖,也是人的劣根性。这是一首咏物好诗,我喜欢她。

第三个要出场的,是编号为xdsc_04022,题目为《香山觅红叶》的作品:“山门无意几枝红,好景还思在远峰。踏遍群峦回首望,原来最美是初逢。”

这是一首带着哲理的理趣诗。更重要的,是她写出了很多人的心理,真可谓“人人心中有,个个笔下无”。往往我们都有这样的心态,认为风光在远处,在高处,可当我们到了远处,高处的时候,才发现“原来最美是初逢”。是的,“原来最美是初逢”。理趣诗,言理须足,因理而贵。“原来最美是初逢”,乃可传佳句。因此,我喜欢她。

第四个要出场的,是编号为xdsc_08351,题目为《石榴》的作品:“人前不惜吐真色,但恐翻成寂寞红。心事一腔谁嚼破,水晶子结玉玲珑。”这首诗打动我的,莫过与三四句。第三句的“嚼”可堪此诗之“门”,不但“嚼”得漂亮,同时也“嚼”出了结句——水晶子结玉玲珑。这是不妙而妙的佳句。可谓形神皆备,越品越佳。因此,我喜欢她。

第五个要出场的,是编号为xdsc_04383,题目为《塞外曲》的新韵作品:“归去来兮两手空,怯因无智远功名。十年落魄天山下,赚取一身边塞风。”这是一首用新韵写成的作品。新韵,是一个被很多人排挤的东西。但韵新韵旧,和作品好坏实际没有半毛钱关系。可以说诗歌的好坏,和用什么韵没有关系。这首诗开篇“归去来兮”,可谓一笔两到,即是佳处。全诗无不围绕“两手空”展开。“两手空”是此诗谋篇的主线。“无智”是导致“两手空”的原因。也因此而“落魄”。全诗看似宽解,也有骄傲。虽然落魄,也有不悔。“赚取一身边塞风”,是大赚。有失,自然有得。因此,我喜欢她。

第六个要出场的,是编号为xdsc_07242,题目为《桥边杨柳》的作品:“

春来孤负东风意,雨里萧疏傍石桥。犹恐行人相折取,迟迟不肯出新条。”转结是此诗亮点,作者用拟人手法入诗,把物当人来写,赋予了物生命。不出新条,赖之于怕人折取。言理足而有新意。是一首很成功的作品。因此,我喜欢她。

第七个要出场的,是编号为xdsc_02087,题目为《拱北桥》:“千年栏槛尚连环,拱卫鹅城水北关。留下一湖青翡翠,不教流去浊波间。”此诗第三句的转,是个亮点。“青翡翠”三字,实如一颗明珠高悬在第三句,十分耀眼。而“留下”的原因,也是此诗把意境拔高的地方。“不教流去浊波间”,立意高,更见性情。因此,我喜欢她。

第八个要出场的,是编号为xdsc_05196,题目为《古镇老街》:“谁把光阴檐底埋,窗棂斑驳落青槐。长街一阵铃儿急,或是当年永久牌。”“永久牌”三字最为出彩,切合题目中的一个“老”字,也是此诗点眼之笔。“或是”,似用“许是”更佳。但不管如何,我喜欢她。

第九个要出场的,是编号为xdsc_06149,题目为《钓童》:“牵牛约伴钓清池,牛入秧田自不知。柳下忽闻人猛喝,鱼竿慌作牧鞭施。”这首诗胜于生活场景的捕捉,尤其有此等生活经历的人,更容易被打动。“慌”字尤其传神,把牧童的心理刻画得淋漓尽致的。虽然我并没有把此诗列入前二十,但不影响我对此诗的喜爱。因此,我喜欢她。

第十个要出场的,是编号为xdsc_04378,题目为《桂花》:“琐屑金丝簇小团,晴光湿露透微寒。幽香自古从心出,不在浮华表象看。”打动我的,是此诗的三四句。“幽香自古从心出,不在浮华表象看。”是哲理的诗,也是诗的哲理。此种句子,往往可以由特殊性扩展到事物的一般性,增加诗句本身的价值。因此,我喜欢她。

各位看官,以上就是我最喜欢的十首作品。您喜欢吗?

文章出处:中华好诗词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iandaishici.com/225.html
版权所有 ©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!

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.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