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诗词大会 > 诗评, 首届现代诗词大赛 > 杨逸明:评奖感言之二·七言绝句章法小议
201905月31

杨逸明:评奖感言之二·七言绝句章法小议

评奖感言之二·七言绝句章法小议

杨逸明

此次现代诗词大赛仅以七言绝句参赛一决高下,让很多精彩出色的七言绝句作品一一亮相,展现飒爽英姿,实在令人可喜可贺。

七言绝句大概可算是旧体诗词中最受欢迎的短小精干的一种样式。虽然短小,善于创作的诗人却能在短短二十八个字中腾挪施展,回旋跌宕,波澜起伏,出其不意,引人入胜。绝句要求气脉相通,一气呵成,既要完整,又要有变化。清人沈德潜在《说诗晬话》中说:“诗贵性情,亦须论法,杂乱无章非诗也。然所谓法者,行其所当行,止其所当止,起伏照应,承接转换,自神明变化于其中矣。”他说的也是这个意思。写绝句如果按部就班,就显得呆板。但如果跳跃的厉害,就容易混乱。如何掌握,全看诗人的手段。

古人对此多有论述。杨载之《诗法家数》亦云:“作诗结句尤难,无好结句,可见其人终无成也”。又云:“绝句之法,要婉曲回环,删芜就简,句绝而意不绝,多以第三句为主,而第四句发之,有实接,有虚接,承接之间,开与合相关,反与正相依,顺与逆相应,一呼一吸,宫商自谐。大抵起承二句固难,然不过平直叙起,从容承之为是。至于宛转变化之工夫,全在第三句。若于此转变得好,则第四句如顺流之舟矣”。

大赛中有许多的作品可以证明以上的论述所言不虚。

《家里吊兰花开了》:“曾拣阳光暖处栽,偶然调整下窗台。始知移到阴凉地,才向人前淡淡开。”从顺序上说,应该“曾拣阳光暖处栽”,发觉吊兰花并不“淡淡开”,于是才“调整下窗台”,“移到阴凉处”,这才发现吊兰花“向人前淡淡开”。最要紧的一句不能先说,先说了就没有味道了。这是一个人生的道理,章法安排上必需移到最后才说破。

《村娃》:“赤脚光臀几稚童,追蛙扑蝶菜畦中。时而发愣天边望,说道爹娘在打工。”孩子的爹娘打工在先,可是小诗中却最后提及。先说孩子玩耍,“赤脚光臀”,“追蛙扑蝶”,然后忽然说这群孩子“发愣”还“天边望”,这才说到“爹娘打工”之事。原来前两句铺垫,写乐,是为了反衬后文,叫人出其不意地觉得心酸。如果先说爹娘打工,再说他们玩耍,平铺直叙,还有什么意味?

《晚忽接儿子学校停课通知》:“一纸红文微信涂,几时复课待霾无。儿童不管因何事,拍手连连作雀呼。”前两句说因为雾霾而学校停课,一直要到雾霾消失后才能复课,大人心情应该很沉重,这也应该是值得思考的一个很严肃的社会问题。但是诗的后两句不说这个,却偏偏说儿童闻讯而欢呼雀跃。这是写诗,不是写议论文。诗要这样写才能给读者留下思考的空间,而不是把话说尽说透。有包袱不可急于抖出,要卖关子,铺垫足了再抖,才有效果。否则观众不笑,自己大笑,就是拙劣的相声演员。

《夏日忆旧之单车情怀》:“一路鸣铃笑语多,车前小妹后阿哥。歌声忽住林阴里,羞了池边并蒂荷。”前三句一连串的描述,偏偏到了最后读者想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,第四句却戛然止住不说了。但是通过“羞了池边并蒂荷”一句,读者自然能想象得出发生了什么事情。自然是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”了呗!第一、二句是一传手接球,要到位,为二传手创造条件。第三句是二传手的作用,对诗的主旨的点明,起着拉出、铺垫、反激、强调的作用。第四句,已经是水到渠成,正如球到网前被二传手高高地巧妙地托起,攻击手可以突兀、机巧、沉重地把球打死。所谓“一锤定音,主题点明,胜负自分。”

绝句的精彩之处,更多的体现在整体的构思上。起承转合之间,短短的四句话,要交代完整作者的写作内容、目的、意义。因为体裁小,不可能写的那么详细,但也必须交代明白,这就需要很深的驾驭语言文字的能力和巧妙的构思。绝句必须在精妙构思的基础之上,给人留下足够的回味。想写的内容当然是需要写出来的,但要在很短的文字上精心设计安排,取材和剪裁颇费脑筋。写细了,会浪费笔墨。写粗了,又可能交代不清。因此,必须抓住最精彩的一点展开。绝句之绝,就要体现在诗人的巧思上。没有令人意想不到的构思,是不可能写出经典之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7年10月31日于海上阅剑楼

文章出处:中华好诗词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iandaishici.com/229.html
版权所有 ©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!

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.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