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08月21

鹧鸪天·补衣一首寄内

鹧鸪天·补衣一首寄内

葛勇

问我归期不可期,他乡日子自操持。细穿儿女长丝线,学补风尘旧客衣。

伊惜我,我怜伊。近来却少寄新诗。愁随岁减霜添鬓,惯了人间久别离。

【熊东遨】絮语叨叨,温情脉脉,写尽别离人百种柔肠。结尾故作超脱语,自慰自宽,无可奈何之心态跃然纸上。5分

【杨逸明】夫妻分离,述说相思之情,古人多有好诗。此词以吟代简,闲唠家常,却纯朴真挚,读来有味。2分

【卢象贤】现代外出务工人之写照也。首句固从义山夜雨寄内来,其后则全由己出。别妻之日,穿针走线诸事亦自操持。生活岂如诗乎,则新诗日少在情理之内也。乡愁未减,别离已惯,而思念日添。7分

【绿烟】写母亲补衣多,写妻子补衣多,写自己于客中自补衣的,评者仅见此一首。此词一是切入点与众不同,二是写情能于淡中见深。近来少寄新诗,愁随岁减,是因为惯了别离。“惯了人间久别离”一句,能抵他人多少千相思万想念之口号。7分

【杨强】以白话入词,语虽浅,味较长。“细穿儿女长丝线,学补风尘旧客衣”,可见夫妻深情。“愁随岁减霜添鬓,惯了人间久别离”,尤为语淡情深,有“人间别久不成悲”之感。全词亦有率易处,如“伊惜我,我怜伊”,显得太巧,而味道不厚。“他乡日子自操持”,不类词之语言。6分

【邹路】如同生活平淡,大家都这样,满满透着无奈。6分

【吴楠】情深意长,随客衣寄内,非有阅历者不能体悟,非亲身体悟者不能道出,读来无限惆怅。

【张艳娟】自古夫妻别离两地相思作品极多。人在外心恋家,两难境地,备受煎熬。诗人在暇时为妻写诗慰籍,而“愁随岁减霜添鬓,惯了人间久别离。”道出了个中的悲欢、辛酸与无奈。

【郭建伟】这首词语言朴实无华,情感真挚,像在讲一个温馨的小故事。夫在外打工,自己缝补衣裳(应该是一个体力劳动者)。细穿儿女长丝线,此丝亦思也。遥想居家之时,都是妻来缝补,故而,这思念才来得真切,结句见无奈之情。

【孙云峰赏析】

本词是一首难得的现实主义作品。作者在外打工,长久没有回家与妻子团聚,也很长时间没有给妻子写信了,一天补衣时有些惆怅,便写下这首小词寄给妻子。

起句“问我归期不可期,他乡日子自操持。”一问一答,十分自然,又很是巧妙地写出了“伊惜我”。同时告诉妻子自己“归期不可期”。然后概言自己在他乡独自生活,一切都会自己打理了,叫妻子大可放心。承句“细穿儿女长丝线,学补风尘旧客衣”是对“自操持”的具体阐述。其中动词“细穿”、“学补”和形容词“旧”用得很考究。“细穿”与“学补”说明作者自己很细心,也很有耐心,补衣对一个男人而言,也算是一种考验。体现了作者“我怜伊”,为了给家庭省下一些点钱,自己十分勤俭。“伊惜我,我怜伊。近来却少寄新诗。”此句转得也很不错,“伊惜我,我怜伊。”是对前两句表达的人物情感关系的总结。“近来却少寄新诗”是对“伊惜我,我怜伊。”提出的问题。夫妻恩爱,为什么近来却很少寄信给爱妻了呢?最后,作者用一金句“愁随岁减霜添鬓,惯了人间久别离。”来作结,回答了上面所提的问题。最后一句非常精彩。作者正话反说不想让妻子担心。话虽说是“愁随岁减”,而后半句“霜添鬓”又客观地透出了人渐老,愁更愁了。一句“惯了人间久别离”道出了多少别离的无奈愁绪和无限的相思之苦啊。一个“惯”字,功力了得!这分明道出的是万般无奈啊。而结句中最关键的是“霜添鬓”,这三字才是感情的压舱石,少了或换了这三字,则风神尽失,辞不达意。

【孙云峰评】

意脉流畅,情感深婉。当代现实主义题材的巅峰作品之一。

“愁随岁减霜添鬓,惯了人间久别离。”如此金句,足以传世。

【景海昌】以事铺陈,以情收束。本词亮点,由补衣这一小事引出怀乡思亲这一千古话题,娓娓道来,细腻感人。

【紫筠】男儿千里离家,自有万般艰辛,补衣等女红传统事宜也需亲力亲为。这种柴米油盐的琐碎,白了双鬓,却少了诗情。结句“惯了人间久别离”,和姜夔“人间别久不成悲”一样,蕴含了无限辛酸。

【张伟】归期难定是无奈,学补客衣是艰辛,惯了人间久别离更是游子的辛酸。只寻常语寻常事,却写出别样情怀。诗词贵在情真,深以为然!

【田云川】该词写外出务工或工作人员别妻离家之后,于客地笨手学补衣,诸事自操持,流露出满满的无奈。对妻子的怜念,虽然惯了久别离,岁延愁减,新诗少寄,但仍透着脉脉的温情。结二句,看似自我宽慰,只是眷怀之情埋藏得更深沉罢了。

【王亚华】一个基层打工者的不易,如在眼前,与贫贱夫妻百事哀异曲同工。

【胡桂君】化用李义山名句已亮人眸,借“补衣”抒写两地相思更出新意。其间或有更深刻的东西耐人品味。

【张会强】这首词上片描写的是孤身在外的男子独自补衣的情节;下片进入与妻的闲聊对话,“伊惜我,我怜伊”情深何似!新诗少了,浓情不减,只是惯作别离罢了。犹有无奈!

文章出处:中华好诗词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iandaishici.com/531.html
版权所有 ©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!

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.

发表评论